和轩

(///ˊㅿˋ///)爱二爷受(///ˊㅿˋ///)

长沙九门激情多,咱们来玩儿童梗⑦

智商下线这件事情于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效果。

儿童的太真无邪,纯真可爱只有儿时有。长大了,人总是会或多或少的变得。

热恋中的人总是会羡慕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希望参与到恋人的幼年生活,见到纯的恋人。

副官是高兴的,他是后来从调来的,不似二月红他们从小到大的交情。

看见这样的八爷他是非常高兴的。

想独吞,却怕生变故。也就这么搬入了红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对于二月红来说是头疼的。

先不论其他,自己和张启山幼年就不是什么老老实实的人。

一个不老老实实读书,一个不老老实实唱戏。经常是结伴出游,祸害全城。慢慢长的大了,一个变成了霸气的佛爷,一个变成了温润的二爷。这长沙城才变得平静点。

这再过一遍幼年,二月红觉得自己心累无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还有一件可怕的事情,陈皮也是个闹腾的。

作为唯一的徒弟,二月红在陈皮小的时候便没有多加管教。

就凭着陈皮自己生长,祸害全府。

长大后便养成这么个野性子,天不怕地不怕的,万事自己做主。

这回张启山和陈皮凑在了,二月红感觉头有点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丫头得知事情经过后挺高兴的。

发丝入体,虽没有要人性命。

却,短时间内,丧失心智回归童年。

一个温润的二爷配上两个假孩子张启山!陈皮!在加上一个有副管照顾的八爷。

三个孩子。

嗯,红府热闹,现世安好,看热闹咯。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⑥

墓前做的准备再多,也抵不过墓里的变化。

有了些许准备后,佛爷和陈皮两队双双下墓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副本模式:

        【矿山古墓】

〔一、深夜火车〕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队伍一:张启山,副官,齐铁嘴。

队伍二:陈皮。

顺利通关(*˘︶˘*).。.:*♡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〔二、飞蛾发丝〕

飞蛾,吐出发丝,侵入身体,扰人思绪。

副本全员失败,传送红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红府]

二月红还未和丫头好好的吃完一碗阳春面便要急忙处理佛爷,老八和陈皮的头发。

火盆、酒精、镊子、剪子、雄黄酒、热水。

一翻折腾下来,佛爷,陈皮和老八也就要安生半响了。

陈皮住于红府,因病和二月红的接触,总是免不了的。

张启山心中不安,生怕多出变故。

放了副官一个假,照顾(真)文(副官)弱(心疼)的老八。

回自家慢慢秀恩爱,省得眼烦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

再借故对二月红说,养伤,留宿红府。

二月红是不介意这些的,同意的很爽快。

丫头是想看戏的,便把院中离二月红较近的房间安排给了张启山。

陈皮是着急的,怕这张启山耍着诡计,也想着法子搬到了离卧室较近的房间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祖上的东西时间长了,难免会生变故。

就在众人以为并无大碍时,事情就无法预料的这么发生了。

张启山智商下线。

齐铁嘴智商下线。

陈皮智商下线。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⑤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大房是我:我得知,二爷家有一祖训,墓中有枚戒指,是为考验媳妇。墓中凶险,却不致命。若终可得,可于红府结为连理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夫人,可否告知此墓位于何处?

大房是我:矿山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嗯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,知道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陆建勋陈皮私聊中】

陈皮:我要下墓。

陆建勋:什么(゚o゚;

陈皮:矿山有戒指,得到了,师傅就是我的了。

陈皮:张启山也要下墓。按照他的德行,估计副官和齐铁嘴也会同去。

陆建勋:( ̄∀ ̄)我去准备,让他们折到墓里。

陈皮:嗯。

陆建勋:(ˉ▽ ̄~)

陆建勋有个小秘密,这也是他为什么和张启山过不去的原因。小副官真好看,绷着脸,特正经,压在床上肯定好。就这么一下子喜欢上了。

可是!他怎么总是觉得副官和张启山有奸情那?唉╯﹏╰想扳倒张启山。可是还没扳倒,听见了他的小副官居然和个算命的搞在了一起!不行,赶紧过来。

得知这回要下墓,陆建勋太高兴了。他有望得到他的小副官了。

陈皮特别高兴,张启山你完了,师傅要是我的了。

二人同时表示,非常高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戒指夺取计划】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副官,去准备。

副官:是!

张启山势在必得:老八,收拾好。

谁用我算一卦:佛佛佛爷,我就是一算命的。帮不上什么忙的,去了也没用啊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即为考验,虽凶险,但中不会要人性命,放心。

副官:陪我!

谁用我算一卦:(〃▽〃)

解九:依二爷家的本事,这个墓恐怕不好下。我去帮你们准备些武器。

解九:二爷家的机关,二爷必然相当了解。

解九:若可得二爷帮忙,那就事半功倍了。

谁用我算一卦:可这二爷,如何肯下墓。

解九:我有一注意,不过有点。

谁用我算一卦:?

张启山势在必得:说,没事。

解九:长沙近日不太平,常有火车经过。我们可以以矿山有东西,需二爷帮忙为由。

谁用我算一卦:这这这,九爷阴险。

副官:嗯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不行。不能骗红儿。再想办法。

卦缘

算命人,信卦象,信命数。

八爷近日心神不定的,便自己算了一卦。

卦象显示自身无恙,旁人血光之灾,可避。

再细算,得副官。

八爷知:佛爷和副官是战场拼杀出了来的,又是无神论,不信这个邪的。

八爷去张府旁敲侧击,得明日去矿山,不下墓,仅巡山。

不得法,八爷于青楼中取春帐暖。

傍晚,八爷表心副官。

成眷。

入睡前,下大量春帐暖于茶中,八爷献身。

一夜帐暖。

晚起。

遂避,山滑坡。

    
    
莫名脑洞Σ(|||▽||| )     炖着炖着发现肉要怎么写(゚o゚;      于是神奇了。
   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④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大房是我:  我身体弱,二爷为了我放弃了许多。思前想后,觉得以后陪二爷的妹妹,要有非!常!好!的身体素质。因此我决定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夫人?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?

解九:身体素质好?

解九:腰好?

解九:耐久好?

谁用我算一卦:那里好就对了๑乛v乛๑

解九:类似副官?  @谁用我算一卦(不懂请看③(//∇//))

张启山势在必得:我比副官各种好  @大房是我

谁用我算一卦:Σ(|||▽||| )九爷。

副官:d(ŐдŐ๑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你试过?????

解九:d(ŐдŐ๑)我歪了吗?

张启山势在必得:滚!

谁用我算一卦:  @解九     你不是一个人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都给我正经点!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我是不知道,但是看小副官这样→_→师娘我不差。  @大房是我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呵,你确定?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呵,爷爷我确定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爷爷?小跑腿徒弟(´▽`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张启山!

谁用我算一卦:我还是比较在意佛爷和副官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有本事亮出来和爷爷比比!

解九:我也是。

副官:我是清白的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๑乛v乛๑谁信?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幼稚。

       [谁用我算一卦撤回一条消息]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我用九钩爪,用它需要较好的臂力,腰力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看我本人。

大房是我:八爷刚才撤回了什么(゚o゚;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我是徒弟,情趣!

张启山势在必得:纹身(^_^)

大房是我:势均力敌啊。

大房是我:妹妹还要考察。

解九:[截图: 谁用我算一卦:他和我是第一次做(//∇//)]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Σ(|||▽||| )

谁用我算一卦:  @解九    九爷你可不能这么坑我d(ŐдŐ๑)

副官:  @解九     九爷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呵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这真是一个好消息,张启山你青楼不少,也不给找个,啧啧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副官!

副官:我必须守着佛爷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  ๑乛v乛๑嘿嘿     如此说来,

谁用我算一卦:九爷!

解九:咳咳。

解九:   @大房是我     不过夫人那?可否把剩下的话说完。

谁用我算一卦:没说完d(ŐдŐ๑)

谁用我算一卦:我看看。真的啊!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大房是我   夫人?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  @大房是我    师娘?

……

大房是我:看你们聊的那么热闹,我都不好接着说了(^_^)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里八爷和副官暗暗虚了口气,表示逃过一劫。

这里解九默默打开了包零食,准备继续看戏。

这里佛爷和陈皮下半句是什么!!!!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③

陈皮很生气,解九和张启山都不是那种容易算记得的人,这要如何去作那?可幸运的是,就在这时他遇上了--陆建勋!他的狼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 佛爷最近过的惬意啊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@大房是我    师娘,师傅不能找个这样的人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佛爷抱尹新月.jpg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佛爷亲尹新月.jpg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佛爷尹新月床戏.jpg]

大房是我:嗯,不行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大房是我     之时逢场作戏罢了,夫人切莫生气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呵(눈_눈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长沙】

陆建勋:恭喜启山兄,贺喜启山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佛爷点天灯娶尹新月.jpg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@全体成员

二月红:佛爷,恭喜。何时结婚?我好协夫人去贺喜。

张启山:听我解释。

陆建勋:有什么好解释的。新月楼点三盏天灯,与新头牌春宵一度,并豪言要娶之,可为一番佳话啊。

二月红: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佛爷二爷私聊中佛爷角度!!!】

佛爷:二爷,借我解释。陆建勋害我!

红儿:佛爷有什么可以解释的,这是好事。(^_^) 恭喜啊。

红儿:你这单身这么多年府邸冷冷清清的,也该找个女主人了。

佛爷:要找我也不会找个这么烦的啊ヽ(‘⌒´メ)ノ

红儿:清净总是不好(^_^) 有个热闹女人陪你也是好事。

佛爷:那我还不如找你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红儿:佛爷(^_^)

这里佛爷表示红儿不信我,追妻之路艰难。想去死(;`O´)o想弄死陆建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大房是我   夫人,听我解释,陆建勋害我。我不喜欢尹新月(‵□′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哎哎哎,写名字都写出来了。张启山势在必得尹新月๑乛v乛๑

大房是我:嗯。佛爷何时结婚?我好和二爷前去拜访。(^_^)

张启山势在必得:我真不会娶-_-||这么个聒噪的女人(▼皿▼#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,不用考虑他了。以后师傅我会照顾好的。

大房是我:嗯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夫人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(//∇//)

这里佛爷表示,夫人不信我,大房不好相处啊。想去死(;`O´)o想弄死,陆建勋。

这里陈皮表示真高兴ԅ(¯ㅂ¯ԅ)师傅这会势在必得,大房同意了。

这里丫头表示,还是陈皮心细可靠。二爷以后还是托付给陈皮吧(๑´ㅂ`๑)

话说≡ ̄﹏ ̄≡你们考虑考虑二爷的意见了吗≡ ̄﹏ ̄≡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  @副官   

……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副官     副官!!

……

……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副官    @副官    @副官     出来!╰(‵□′)╯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副官:佛爷  @张启山势在必得

张启山势在必得:从老八家滚回来(︶︹︺)我要弄死陆建勋!

副官:是!

大房是我:(´∇`)心疼副官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(´∇`)心疼副官。

解九:(´∇`)心疼副官。

这里副官表示,佛爷过不好,也不让自己过好。唉╯﹏╰不想回府,想留着。但是佛爷重,要回去。

这里多位表示,这么晚回复,张启山这个小副官挺持久的。老八这个生活过的๑乛v乛๑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……

谁用我算一卦:佛爷,刚才我算了一卦。这卦象显示,你最近命犯桃花和小人啊。  @张启山势在必得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小人,呵。
  
     
   

这里私设尹新月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私设新月饭店         红二,红二,红二这里重复十遍成红儿Σ(|||▽||| )       既然是聊天体,我就不信佛爷不私下改备注(*'▽'*)♪         觉得明面正经的佛爷,私下里肯定要想想≡ ̄﹏ ̄≡备注改成红儿绝对正常      
    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②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大房是我:今天天气甚好,又是螃蟹盛产的时候。我和二爷昨夜房内闲聊时,说到想吃我煮的一碗蟹黄面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懂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唉~师娘!你怎么在这里说。

大房是我:机会平等嘛。(^_^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,我快完了!快完了!我昨天听见了,现在正在湖边捉螃蟹那,马上好。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副官!(`Δ´)  @副官

副官:佛爷别急,我已经出发了。马上和八爷去捉螃蟹。  @谁用我算一卦

谁用我算一卦:我可不会捉螃蟹,叫我做甚。d(ŐдŐ๑)  @副官

副官:劳烦八爷算一卦,哪的螃蟹好吃。八爷请尽快收拾。(^_^) 不会抓没事,你可以下水捞。(^_^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他们这是打算玩湿身?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

张启山势在必得:副官!  @副官 ╰(‵□′)╯

副官:佛爷,我会先捉螃蟹送到。然后(^_^)

谁用我算一卦:不去行吗?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副官:请吧,八爷。(^_^)

谁用我算一卦:Ծ‸Ծ

……

解九: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?

解九:为何二爷和夫人的房中对话,陈皮知道了⊙_⊙  @张启山势在必得  @大房是我   @师傅是我的都是!  @谁用我算一卦  @副官

张启山势在必得:!!!解释,不然打一架。  @师傅是我的都是!:

副官:!!!

大房是我:陈皮!!!  @师傅是我的都是!

谁用我算一卦:!!!这莫非是(//∇//)  @师傅是我的都是!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我这不昨天房顶赏月吗,你们说话声太大了。我给听见了,嘿嘿。

大房是我:还敢顶嘴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(︶.̮︶)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张启山怕你啊!打就打,说,去哪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九门】

解九:【截图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房是我:今天天气甚好,又是螃蟹盛产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和二爷昨夜房内闲聊时,说到想吃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煮的一碗蟹黄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,我快完了!快完了!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听见了,现在正在湖边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螃蟹那,马上好。】

  解九:@二月红    亮点自寻,不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解九:看大群,不谢。  @全体成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九门】

二月红:  @陈皮      回来祠堂罚跪!

齐铁嘴:吃瓜看戏。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

张启山:喜闻乐见→_→

陈皮:是,师傅。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解九    干的漂亮ヾ ^_^♪

副官:九爷,做得好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  @解九  @张启山势在必得     你们给我等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于是乎,众人带着一筐筐的螃蟹去了红府。螃蟹众多,二爷便留了各位来吃饭。喝酒聊天吃螃蟹,欢声笑语。

这里二爷表示,和佛爷吃饭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。看看桌上的菜又表示,陈皮虽然偷听,但大早抓的螃蟹,还是给他碗面吧。

这里饭桌的张启山表示,陈皮罚跪活该。和红儿一起吃饭真高兴。

这里副官看着吃的开心的老八想,湿身真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 想上(///ˊㅿˋ///)

这里罚跪的陈皮表示好羡慕,想和师傅一起。(๑•́ ₃ •̀๑)然后,默默的吃着一碗蟹黄面,想,在师傅还是心里有我。再次表示,解九,张启山你们给我等着!(‵□′)

好喜欢螃蟹梗(「・ω・)「    感觉特别萌\(//∇//)\       副八电视剧真心萌啊(//∇//)捆绑式(//∇//)

丫头是个神助攻,长沙九门激情多①

丫头已经觉得自己时日无多,没人照顾的二爷要如何呢?思来想去只有来为二爷娶一门亲。于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丫头创建我要有妹妹了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丫头邀请张启山入群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丫头邀请陈皮入群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丫头邀请齐八入群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我要有妹妹了】

张启山:夫人,你……  @丫头

陈皮:师娘,你!!?  @丫头

齐铁嘴:容我先算一卦。  @丫头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大房是我:我活不长了,二爷的生活需要有个人陪,去照顾他。终是我负了二爷,我不想看到他日夜为我忧伤,他要有个比他人陪他走出去,并代替我度过余生。唉,哥他……因此,我想选个妹妹。

师傅是我的都是!:师娘,你会好的,和师傅。我会照顾你们的。我答应你,师傅我来保护。

谁用我算一卦:夫人,我之前算过,二爷会福寿延年。不必太过忧虑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谁用我算一卦邀请解九爷入群】

张启山势在必得:  @大房是我    夫人不必太过忧虑,我张启山必会照顾二爷,用我的身家性命来给他个太平。陪他走下去,让他幸福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谁用我算一卦邀请副官入群】

         【副官加入我要有妹妹了】

         【解九爷加入我要有妹妹了】

谁用我算一卦:  @解九爷  @副官     都是助攻的命啊!

想写九门群的欢脱事项,想给九门凑各种cp,害怕语c群玩不好,不敢玩,因为自己会经常性懵逼,所以只能自己写。      爱飚车,喜污。     肯定会ooc!    肯定会ooc!    肯定会ooc!这里三遍(//∇//)

【启红】自欺欺人

         也不知竟是什么原因,于年迈之时便越是喜静。
         院中搭建个戏台,上放置一张椅子,一面屏风。屏风后隐约展现出个人影,站在那里,开口而唱,戏腔婉婉动听。
        花鼓戏,花灯戏,京剧全是凭屏风后那人的心情唱,不给人点戏的。
        抑有时,那人突得停下,低吼一句模糊不清的话语,似是人名。吼完便站在那里,不唱不走。
        而台下的人却也不生气,仍是笑吟吟的坐在那里,握一枚戒指,盯着那人影。半响,那人开口,戏腔婉婉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多年,张启山卒。
        家人因其临终嘱托,取戏台屏风后,一戒指,一头面,一戏服,一未关收音机为陪葬。
          众吊丧时仍可听棺中婉婉戏腔,一如平日。

十年荣耀,一如既往
图片看的莫名想哭
另外(//∇//)
叶修画风帅气(//∇//)